姗姗来迟的五合一本宣预告!

不买不是人!

颌卿:

买买买


风ling摇摆:



让大家久等啦……新刊/旧本再刷的预售终于姗姗来迟!

这次本子是我、 @赤岸 、 @青山为雪 三人共五本一同开启预售0v0,听上去好多哦……不管了!



呃,需要说明的是最近纸价几乎翻倍增长,所以印刷成本有所提高。本子价格我们尽量保证不变,但如果预售数目不足的话印刷起来会比较困难(尤其是再刷本)所以麻烦大家尽可能在预售期下订单,方便我们统计印量^^



预售期间为:2017年9月17日晚8点到2017年9月30日(...

【花羊花】等(03)

03 烟花雨

上午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几人吃个午饭的功夫就下起滂沱的雨来。裴长青本来想去外面转转,这下却只得躲进屋里去。陆沙月坐在角落里吃着叶春烟亲手做的西域点心,而叶春烟正一脸紧张地看着她,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凝视着陆沙月拿着点心的手。明教女子吃得很欢,腮帮子鼓鼓的,嘴角上还沾上了些渣子。她口齿不清的唔噜着什么,却因为嘴里含满东西而让人无法听明白。叶春烟也不在意,只看着她吃得那么高兴,自己也觉得很满足。她抬头看了看远处,裴长青坐在窗户下,双眼无神地望向窗户外面。他的眼神涣散,让人说不清楚他是在看什么还是仅仅在看。或者说,他究竟能看到什么。她想起这段时间自己的徒弟总是在用这种眼神看着外面。...

【花羊花】等(02)

02 碧山尽

“裴长青?”

裴长青睁开眼睛,陆沙月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阳光从她背后的窗口照进来,晃的裴长青眼睛涩涩得疼。空气中弥散着淡淡的清香,裴长青总觉得从大漠来的明教身上都有这种味道。陆沙月说那可能是沐浴圣火沾染的味道——虽然她自己什么都没闻到过。裴长青的嗅觉和听觉异常的灵敏,有的时候会察觉到一些可能会让别人觉得莫名其妙的事物。比方说叶春烟就从来都不相信自己的徒弟说的那些关于明教身上的味道的话。她很不屑一顾地抽了抽鼻子,说自己和陆沙月在一张床上睡了那么久都没发现什么味道。然后因此被羞得满脸通红的明教女子揪住长长的马尾拖进了屋里一顿暴打。

裴长青是在某一次跑商的时候发现这件事的。当时他...

【花羊花】等(00-01)

00 浮云崖

这个世界刚诞生的时候,应当是没有图像,没有声音,没有情感的一团混沌。于是盘古开天辟地,血肉肌骨化为世间万物,生物学会了看,学会了听,学会了想。但是一直活在一团混沌里,什么也感觉不到呢?不仅看不见听不见闻不到,连思想都消失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如果连感情都无法产生,无法传达出去的话……

所以,我在等什么呢。

01 花醉日

“裴长青!”

“啊。”

万花弟子抬起头,像受惊的小兽一样小心翼翼地环顾了一下四周。一身明黄衣衫的藏剑女子一手插着腰,一手拎着锅铲站在灶台旁。

“师父……您叫我?”裴长青犹豫地问了一句。

叶春烟翻了个白眼,用手里的锅铲敲了敲按板表示不满。...

不思量

【花羊】

不思量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我离开华山的终年积雪,踏过万水千山来到那四季如春的青岩万花谷,去见我的一位朋友。往昔他来到我纯阳宫的时候,总会抱怨那滴水成冰天寒地冻的气候,还笑我和同门互相扔雪球玩十分幼稚。我说:“那你们万花谷干什么?难道说像小姑娘一样无事摆弄些花花草草么?”他被我气得面红耳赤,从旭日东升到夕阳西下,他一个字都没跟我讲过,就独坐在论剑峰,背后是刻有“剑道”二字的巨石,脚下是万丈冰涧,看起来竟有些高处不胜寒的孤独之势。

我知道那都是我几句话惹的祸,却没想到他这么气我叫他小姑娘。不过仔细想来也确实,俗家弟子哪一个愿意被人当女子看?好说歹说算是把人哄得不生气了...

藏剑的风景

[明教]:我们一起去看我明教的三生树吧!那是我们那儿最美的景色!
[藏剑]:那我也要带你回山庄看风景!
[明教]:好啊!看什么?
[藏剑]:呃……大庄主?

角落里的朋友

唔……眼看着自家lo都要积灰了把旧文扔上来好惹= =首发在三世吧,神亚处女作。至今没有修改错字,没错我特么就是辣么懒

笨蛋神田生贺·角落里的朋友

非常短的小故事哦!

 

0

在那小小的角落里,有着小小的他和他。虽然嘴上永远也不愿意承认,但他们都把互相看成十分重要的人。

那只是一个小小的角落,只能容纳两个小小的人。但小小的角落对于小小的人来说便是整个世界,只有他和他的世界。

 

1

“神田!你是个坏孩子!坏孩子!”

又来了,孤儿院里的大人又这么说。

神田优并不是个坏孩子,他只是不喜欢那些陌生的叔叔阿姨整天掐着他的小脸说着:“哎呀...

帅die!

吃不够:

应主催大人旨意来发一下龙族 楚路/恺帕 彩图合本的某张图局部><

我是古风武侠[?]+吸血鬼paro的担当,画了帅帅的师兄简直爽die啦!!!师兄嫁我!!!>口<吸血鬼的那张就暂时秘一下TuT

本子天窗→ http://doujin.bgm.tv/subject/38620

好安利,不吃吗!!!

寻人(短篇)

【说明:

本文基于NO.6原著,又偏离NO.6原著。有一些BUG还是希望各位读者无视。比方说NO.6政府的改变。究竟改变了还是没改变?究竟是人类的希望还是人类的绝望?由于是个短篇就不提这么多了。还有就是有好多个结局啊。关于借梗的问题,大家应该看过小玉子画的“小紫苑找爸爸”的故事。不过这个故事应该叫:小紫苑找爸爸,小老鼠找妈妈,小紫苑和小老鼠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的故事。好吧,剧透了。最后就是,作者文笔很差劲,纯粹是填脑洞。跟我认真你就输了哦!真的输了哦!】


【1】

我的名字叫紫苑,和我的爸爸一样。

周围的人都说我长得很像爸爸,像爸爸小时候。祖母最喜欢摸着我的头说:“小紫苑长得真像紫...

[BE三十题]梦里的圆满结局[夜伊向]

梦中,夜刀神狗朗红着脸,向伊佐那社告白,并在白发少年开玩笑般说:“你已经是我爱妻啦!”时作势要去砍他。
梦中,夜刀神狗朗和伊佐那社一同度过了第一个情人节,他生涩地吻了吻自己的王,自己的恋人。
梦中,夜刀神狗朗和伊佐那社每天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梦醒后,夜刀神狗朗凝视着冰冷的棺木和里面同样冰冷的白银之王,他的伊佐那社。

[BE三十题]我们都老了[鼠苑]

人总有一天会老的。
自从那一天NO.6的墙倒塌已经过去了60个年头,一切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唯一没变的大概只有紫苑头发的颜色。那美丽的白色一直都是这个人的象征,无论他是充满稚气的少年还是步履蹒跚的老者。
紫苑时常会盼望着,盼望着老鼠会遵守那个必再相见的约定。没准哪天他会突然出现在窗口,向原来那样对他说:“陛下,我回来了。”
而老鼠,一直都没有回来。
重病卧床的紫苑看着窗外。
老鼠啊,说好必再相见,说好要等你的。但是我已经老了,也许再也等不到了。如果可以的话,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对你说一声:“欢迎回来!”
紫苑到死都没能等到老鼠。
所谓必再相见的约定,就这么不了了之。

© 吹梦到西洲|Powered by LOFTER